Vasopressin for Cardiac Arrest..

任誰都不想在心電圖上看到這條線.. 有去上過ACLS的人都知道看到這條線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看是不是"lead off"了.. 電視上最喜歡出現這個場景,幾乎90%以上的電視影集,當他要表現出主角死亡的時候..就一定會放一台ECG monitor..然後主角就...

任誰都不想在心電圖上看到這條線..

有去上過ACLS的人都知道看到這條線第一件事情就是要看是不是"lead off"了..

電視上最喜歡出現這個場景,幾乎90%以上的電視影集,當他要表現出主角死亡的時候..就一定會放一台ECG monitor..然後主角就會突然"lead off"..

然後開始其他人大哭..瘋了..大哭有什麼用阿..當然是先進行急救囉..

從古老的時代,在這類的急救中,最喜歡使用的就是epinephrine..大家都是卯起來狂打..

1 mg IV 三到五分鐘打一次,有時候不夠還來個high-dose epi..像運動會一樣不停地加碼..直到打到累了..

大約在1990年代末期,有研究指出心肺復甦成功的病患,血中vasopressin這個荷爾蒙濃度較高..因此有人推論vasopressin對這類病患可能是有益的..

之後犧牲了許多的"豬"..因為這類研究大都是從動物先做起..那是何等慘忍的景像..利用注射藥物或是其他方式讓豬產生嚴重的心律不整..

然後再對豬插管..體外按摩..電擊..注射epinephrine或vasopressin..最可憐的是那隻豬還不能sign DNR...

就這樣,在犧牲了許多豬之後,部分研究顯示,急救時注射vasopressin可以增加急救成功的機率..

當然之後也有兩項較大型的臨床研究,其中的次組分析顯示,有使用vasopressin的病患成功復甦 (ROSC)的機率較高..

Adapted from N Engl J Med. 2004; 350: 105-13.

且新版的ACLS對使用vasopressin的建議是,在心跳停止時,除了進行心肺復甦術之後,vasopressin 40 U IV可以取代第一次的epineprhine..

但實際的evidence確實是很弱..

在隨後發表的一篇meta-analysis中,收集過去5篇隨機分派研究共1519位病患的分析結果顯示..

ROSC的相對風險為0.81 (0.58-1.12),到院前死亡的相對風險為0.72 (0.38-1.39)

除此之外,不論是一開始是何種心律不整,使用vasopressin皆無法降低相關試驗終點發生機率..

Adapted from Arch Intern Med. 2005; 165: 17-24.

相信在臨床工作的人們應該都知道,vasopressin使用在心跳停止的定位實在是不明..因此使用的情況少之又少的少..

這期的NEJM中發表了一篇目前為止最大型的隨機分派研究,就是要直接去證實這個問題..

這項研究共收納了將近三千位病患,其中1442位病患接受epinephrine + vasopressin,而1445位病患接受epinephrine治療..

結果發現,不論是主要試驗終點的到院前存活 [RR 1.01(0.97-1.05)],還是許多次級試驗終點,包括ROSC,活著出院,1年存活率,神經功能恢復等等全部都沒有統計上顯著差異..

這項隨機分派研究結果印證了之前meta-analysis的結果..

當然要揣摩為什麼沒效的穿鑿附會之說不用講我也猜得出來,一定是劑量不夠阿,給藥時機未明阿..或是本研究中收納病患與現實狀況有差異因此不能推論至所有病患等等的..

不管怎樣,absence of ev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當然今天的evidence已經證實沒有明顯的好處..或許vasopressin還是留給腸胃道出血吧..

Adapted from N Engl J Med. 2008; 359: 21-30.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