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zing Grace...

身為醫療人員,最榮幸的不是賺大錢,做大位.. 最榮幸的應該是 能夠救人 .. 我想醫學院裡面應該沒有教如何內線交易或是投資理財等等專業課程.. 在醫院裡面最多的就是悲歡離合,雖然在ICU待久了,大小場合見識不少,但發生在自己身上仍然是不一樣的感受.. 風和日麗的星期日,...


身為醫療人員,最榮幸的不是賺大錢,做大位..

最榮幸的應該是能夠救人..

我想醫學院裡面應該沒有教如何內線交易或是投資理財等等專業課程..

在醫院裡面最多的就是悲歡離合,雖然在ICU待久了,大小場合見識不少,但發生在自己身上仍然是不一樣的感受..

風和日麗的星期日,正當出門要去修剪我已經亂到受不了的頭髮時..突然接到一通電話..

接著連闖了好幾個紅燈,到達現場時看到EMS已經到了,兩台救護車就停在馬路旁..

進門後看到的是已經倒下的長者,旁邊總共有四位EMS弟兄手忙腳亂的..

第一位在頭位,準備插管,第二位在壓胸,戴著口罩,大熱天的,非常地喘,第三位在右手部位,正在植入靜脈導管,旁邊還有一包NS,第四位在左手邊,正躡手躡腳的準備AED..

我東西一放,準備加入急救的陣容,當然,一定要先了解一下狀況,五秒鐘之內問了狀況後,我決定協助頭位的那位弟兄進行插管..

因為壓胸持續進行不要斷,AED已經接上,但似乎接觸不好,因為我聽到"接觸不良請檢查電極"..他仍然在躡手躡腳..

不過我的直覺他不是VF/pulseless VT,而是asystole (我知道這是非常危險的假設..)

因此決定插管後立即上救護車,頭位的那位弟兄已經把laryngeal scope拿出,但現場燈光太暗,地板也是平的,我看他直接就要上了,我趕快將脖子墊高,給cricoid pressure..並要求家屬打開燈光..

"有,管子過去了.."

我確實感覺到氣管內管從我的指尖穿過,幫他打了cuff後立刻要接ambu打氣..

"shit..!"

我打了兩次氣,壓力非常的高,此時沒看到有人拿stethscope出來聽..快昏倒,不過我確實看到肚子脹起來了..

"快!把cuff放掉.."

我第一時間只想請頭位的那位弟兄起來,我來進行插管..

但是我看到整個嘴唇已經cyanosis,負責AED的那位弟兄還在搞不定AED..

沒有oral airway,沒有壓ambu..

大家卻努力在插管..我想這絕對是錯的..在那個環境下,除了壓胸不要停,實在沒有太多的本錢耗在插管插到肚子裡..

"有帶LMA嗎?"我喊了一聲..

接著看到原本在右手位的那位弟兄,示意要去備LMA..約莫20秒的時間 (我不敢確定,大家都知道,急救的時候十秒就像一分鐘那麼長)..

我看到原本壓胸的那位弟兄,差不多累了,我示意請他協助airway部分,我來壓胸..

邊壓著我感覺到肋骨斷了,不過這並不影響我壓胸的速度,我並沒有想中斷的意念,也不會去管什麼30:2,因為我知道我一停手,腦細胞就死了一半..

LMA進去了,不到10秒的時間,ambu接上去後我們起身準備離開了,現場沒有看到長背板,或許是因為樓梯間狹窄,大家床單拉了一拉,五個男人就把人往樓下抬了..

整個過程約用了10分鐘,雖然這短短的十分鐘延長了33小時的生命,讓所有家屬可以來看最後一面..

但我再也不想對我認識的人,做這些事情..

這樣講是自私的,因為我是醫療人員,只要有需要我的時候,就是我完成我的職責的時候..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