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ntaneous Dissection of Vertebral Arteries

一名事業有成的中年女性有每日游泳的習慣,最近在游泳教練的指導之下,開始改變自由式換氣的姿勢.. 前幾天覺得脖子很痛,但認為跟最近工作壓力比較大有關,並不以為意.. 過去並沒有高血壓,心臟疾病或是糖尿病等病史.. 游泳到一半時,感覺整各不對勁,自覺性地停止游泳,回到休息室...


一名事業有成的中年女性有每日游泳的習慣,最近在游泳教練的指導之下,開始改變自由式換氣的姿勢..

前幾天覺得脖子很痛,但認為跟最近工作壓力比較大有關,並不以為意..

過去並沒有高血壓,心臟疾病或是糖尿病等病史..

游泳到一半時,感覺整各不對勁,自覺性地停止游泳,回到休息室..

"碰"的一聲突然倒在休息室裡,旁人見狀立即尋求醫療協助..

她發生了甚麼事情?

在急診時,意識恢復,但她發現她的右半身肌肉無力,手腳不聽使喚 (muscle power 2~3)..甚至有構音困難的問題..

在做了一堆神經學檢查後 (包括brain MRI, MRA, dupplex等等..)

她的椎體動脈破掉了 (vertebral artery dissecition)..

這是種不常見的疾病,發生率每年約100,000分之2.5~3例,這種疾病與缺血性中風表現有些類似,可怕的是每個年齡層都可能發生這個問題..

這個問題的病理特徵主要是血管內壁的剝離 (intimal tear) 形成偽腔室 (pseudolumen) 進而擠壓到真的血管內腔,造成末端缺血..

這種疾病是否是天生的? 確實有些基因異常已經被認為與這有關,包括COL3A1,COL5A1與ELN等基因異常,這些基因都與膠原蛋白有關..而膠原蛋白又賦與了血管抵抗壓力所需的彈性..

誘發因子常與頸部的活動有關,例如抬頭畫畫 (較難想像),瑜珈,用力咳嗽等等..都須要特別的注意..

治療方面主要是使用抗凝血藥物,因為這種疾病並不常見,治療證據相對是缺乏的..大部分的病例都是使用抗凝血藥物 (例如heparin,LMWH與warfarin) 治療..

少數文獻報告使用血栓溶解劑成功的病例,但目前仍有相當大的爭議 (例如如果病患同時罹患主動脈剝離與腦血管剝離),因此還有得吵..

如果藥物治療效果不彰,仍有外科手術 (要看位置) 與血管內介入,例如氣球撐開術或放置支架 (要看長度) 可以選擇..

這位事業有成女性在經過抗凝血藥物治療後,半身無力的狀況已經復原,但仍有部分肢體活動的障礙,目前正復健中..

嗯..自由式不好,蛙式也會抬頭,蝶式太累了,我還是練習仰式好了 (會撞到頭)..

Adapted from N Engl J Med. 2001; 344: 898-906.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