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克流感也不克流感了 (Resistance of Oseltamivir to H1N1 Influenza Virus)..

之前是逢人就問, "你快篩了嗎?" ,後一段時間是, "你克流感了嗎?" ,現在是 "你打疫苗了嗎?" 隨著本土第一例對克流感 (Oseltamivir 或 Tamiflu) 產生抗藥性,其實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


之前是逢人就問,"你快篩了嗎?",後一段時間是,"你克流感了嗎?",現在是"你打疫苗了嗎?"

隨著本土第一例對克流感 (Oseltamivir 或 Tamiflu) 產生抗藥性,其實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雖然我們已經有了疫苗,有了克流感,甚至是瑞樂莎 (Relenza),接下來呢?

天曉得這些病毒會不會再變種? 世界上所有的專家也都說不個準..

如果這些流感病毒對這些藥物發生抗藥性了,接下來呢? 還有其他藥物可以考慮嗎?

Ribavirin,這個古老的藥物,目前使用於治療C型肝炎與呼吸道融合病毒感染,曾經在SARS的時候紅極一時,他對H1N1新流感也有幫助嗎?

10月22日的NEJM上發表了一篇讀者投書 (Letter),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學者收集目前使用Ribavirin用於治療流感的研究數據進行分析..

目前總共有12篇研究針對流感使用Ribavirin治療,目前知道的是,這些研究設計差異性大,不論是收納病患,使用藥物劑量,療程長短,甚至是預後評估等等..並無法得到一致的結論..

其次,從1980年代開始,就有人以緊急申請核准 (EIND) 的方式,使用靜脈注射Ribavirin治療許多形式的嚴重感染,包括流感..

FDA收集目前所有申請案,共有608件,其中18件 (3%) 使用於治療流感,但治療效果並不顯著,同樣很難取得共識..

說來說去,好像沒個結論,畢竟Ribavirin的作用機轉並非所有病毒通吃,就算或許可能用於目前的病毒,誰知道何時會出現超級抗藥性病毒..

畢竟,人不可能勝天..社會上對於接種流感疫苗的看法仍相當分歧,但要想想,如果一旦罹病,真的有無窮的武器可以使用嗎?

預防勝於治療大家都知道,但是可以預防的時候,大家卻冀望自己不會得到,或就算得到也有藥醫的想法..

Adapted from N Engl J Med. 2009; 361:1713-4.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