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樂 (Happy New Year 2010)...

送走了 2009年 ,想必很多人選擇的是與一群人狂歡倒數.. 今年,在醫院裡陪著仍然稱不上穩定的爸爸一起渡過.. 今天中午鼻胃管反抽出現好多天再也沒看到的鮮血.. 看到我都快暈了,解便又出現之前的深褐色奶昔,一看就知道又在出血,只是量,持續的時間,說真的抓不準.. Pa...


送走了2009年,想必很多人選擇的是與一群人狂歡倒數..

今年,在醫院裡陪著仍然稱不上穩定的爸爸一起渡過..

今天中午鼻胃管反抽出現好多天再也沒看到的鮮血..

看到我都快暈了,解便又出現之前的深褐色奶昔,一看就知道又在出血,只是量,持續的時間,說真的抓不準..

Pantoprazole (Pantolac) 又換回高劑量 (8 mg/hr),補上Tranexmic acid 250 mg IV Q8H,誰知道下午抽的生化檢驗值,Na 113 mEq/L K 7.1 mEq/L..

是的,你沒看錯我也沒打錯,他就是這麼巧,加上T-Bil 4.7 mg/dl,大家一致點頭,溶血 (hemolysis) 了..

這支生化抽得實在有問題,趕緊換一個地方再抽一次,順便送ABG,與做12導程EKG,在lead V3的地方確實T波較高,但老實說真的不像高血鉀..

此時只好祈求上天保佑菩薩顯靈,拜託那支是溶血..

過了一個小時,果然...溶血....

阿娘喂,是要嚇死人嗎?

2009年12月31日,這個絕對不平凡也不安靜的一天,雖然我只看到天空一陣藍一陣綠的101煙火,但至少我看著爸爸打呼睡著,是現在最大的幸福..

You Might Also Like

1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