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策會文獻查證比賽 (11th HQIC EBM Contest)..

我快喘死了,還 要叫我運動..!? 確實是,如果是我,我已經快喘死了還叫我運動333,我一定翻臉.. 今天進階組的情境題目,各隊有志一同地都選擇第二個情境.. 60歲阿伯,COPD GOLD III (FEV1 低於50%),剛因為COPD AE入院,現在狀況穩定準備出院...


我快喘死了,還要叫我運動..!?


確實是,如果是我,我已經快喘死了還叫我運動333,我一定翻臉..

今天進階組的情境題目,各隊有志一同地都選擇第二個情境..

60歲阿伯,COPD GOLD III (FEV1 低於50%),剛因為COPD AE入院,現在狀況穩定準備出院..

他想知道除了藥物之外,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好過一些 (病人最喜歡的預後),每天拍痰有沒有用? 運動會不會讓他夠更喘?

今天16隊大內高手全部都是用這個PICO,也幾乎都找到一樣的文獻,也全部都做出一樣的建議..(這...)

主辦單位醫策會的同仁們也相當驚訝..

運動是否可以改善嚴重COPD,尤其是剛經歷過急性發作患者的臨床預後?

情境中的阿伯"有點怕做運動",這時候,就要交給專業的來,如果我們還是告訴他運動有幫助,沒有教他怎麼運動,或是先讓他一步一步來,先從復健開始 (包括訓練肺功能,上下肢肌力等等..),再逐漸加強強度,最終達到在家也可以運動的結果..

經過用藥組+臨床組+進階組的比賽後,大家都超愛用考柯藍 (Cochrane) 的文獻,無非是因為其"方法"較為嚴謹..但不代表結果就一定可信,或是"可用"喔..

研究結果今天重複聽了超過10次以上,可顯著降低住院率,死亡率,改善生活品質,包括他很在意的會不會更喘...

Adapted from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9 Jan 21;(1):CD005305.

但是這樣的證據仍然被我們扣了蠻多分的..

(1) 發表性誤差,這項SR中並沒有提供發表性誤差相關圖表,但這也是非戰之罪,因為他收納的研究數目太少,即使做了隧道圖 (funnel plot) 統計力量顯然不足..

(2) 收納研究數目與樣本數都太少,主要試驗終點住院率與死亡率,總共加起來不過3項研究,100多人..雖然結果一面倒,但這種小的且結果正面的研究結果,非常容易受到發表性誤差影響..

(3) 不容易得知這項介入有什麼壞處,去復健也可能受傷,也可能跌倒,但樣本數目太小,有發生率但不是那麼高的事件,當然很難偵測到..

所以雖然是考柯藍系統性綜論,狠心地給了他證據不足的評論,但證據不足並不代表不應該接受這項介入,新版的CEBM LOE II有特別提到一件事情:

LOE (level of evidence) 不絕對等於SOR (strength of recommendation)..

雖然LOE不足,但考量這位病患的情境,好處與壞處及費用,還是強烈建議他應該接受這樣的介入..

但重點還是要讓專業的來,以免吃快打破碗..逐步地,循序漸進地,會讓病患自行摸索再對醫療人員失去信心來的好..~

感謝,醫策會的工作人員,辦這樣的比賽鐵定非常辛苦,還有用藥組+臨床組+進階組的各個參賽隊伍,讓我大開眼界,今年的程度比去年又更高了,很難想像明年會變成怎樣..

這也算一種台灣奇蹟吧...

附註: 終於卸下重擔,可以好好趕進度分享更多資訊了..

分享

You Might Also Like

2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