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醫學] 讓家屬目睹CPR過程,創傷壓力症候群風險較低 (Family Presence During CPR Lowered Risk of PTSD)...

哇!! Dr. Carter跟Nurse Hathaway,有點年紀的 (別承認喔!) 都應該看過急診室的春天影集 (想到很久以前晚上守著電視狂看的往事)... 心肺復甦術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CPR) 對醫療人員來說是再熟悉也不過的...

哇!! Dr. Carter跟Nurse Hathaway,有點年紀的 (別承認喔!) 都應該看過急診室的春天影集 (想到很久以前晚上守著電視狂看的往事)...

心肺復甦術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CPR) 對醫療人員來說是再熟悉也不過的場景了...

電視上,電影中甚至都可能出現類似的橋段,評鑑中也是必考的項目之一,但,真正上場時 (我們都不希望發生,但天天都在發生),第一個動作是不是先把家屬請開呢?

我想絕大多數的醫療人員都是這樣 (至少我從來沒有看過有讓家屬全程目睹CPR的案例),但,焦急難過甚至令人崩潰的場面,真的應該讓家屬目擊嗎?

今天的NEJM上刊登了一篇很嚴肅的研究結果,這項研究的臨床問題是"CPR時讓家屬在場是否會影響家屬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風險?"

這項隨機分派研究收納了570位病人家屬,以醫療單位進行隨機分派 (非以病人或家屬),實驗組讓家屬觀察CPR過程,對照組則按照標準流程來決定家屬是否目睹...

主要試驗終點是90天後家屬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風險...

研究結果發現,實驗組79%家屬目睹CPR過程,相較於對照組的43%,在意向分析中:

(1) 對照組家屬發生PTSD風險顯著較高 (AOR 1.7; 1.2-2.5; P=0.004)
(2) 次組分析中,沒有目睹CPR的家屬,發生PTSD風險同樣顯著較高 (AOR 1.6; 1.1-2.5; P=0.02)
(3) 沒有目睹CPR的家屬,發生焦慮或憂鬱的機率顯著較高,且讓家屬目睹CPR並未顯著影響病人預後 (假設是家屬目睹可能會影響救護品質或干擾急救過程)

Adapted from N Engl J Med 2013; 368:1008-18.

傳統上,我們一直認為,讓家屬目睹CPR過程對他們來說是非常痛苦甚至是折磨的一段過程,但這項研究顯示在研究中的風土民情,這個想法可能並不正確...

我們都可以想像到這樣的場景,只要一要開始急救,立刻就有人將家屬帶開,家屬馬上開始大哭 (因為他們知道事情不對了),急救的過程是激烈且不賞心悅目的,但在這項研究結果發表之後,一定會引起更多的討論,到底要不要讓家屬目睹急救過程,這是個倫理與精神健康的重要課題...

如果救不了病人,是不是可以減輕家屬的心理負擔與負面影響,我想這是我們除了拼命訓練ACLS之外應該好好深思探討的問題...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