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證醫學] GRADE與共享決策 (GRADE AND Sharing-Decision Making)

GRADE與共享決策 (GRADE AND Sharing-Decision Making ) 如果您對這個議題有興趣,請期待日後的課程,將有更深入的介紹。 說在前頭, 實證醫學 (Evidence-Based Medicine, EBM) 是 "講究臨床問題、研究證據...


GRADE與共享決策 (GRADE AND Sharing-Decision Making) 如果您對這個議題有興趣,請期待日後的課程,將有更深入的介紹。

說在前頭,實證醫學 (Evidence-Based Medicine, EBM) "講究臨床問題、研究證據、病人偏好與臨床經驗的科學"

不用研究都知道,從證據到臨床上怎麼做,總是很大的鴻溝,共享決策 (share-decision making, SDM) 是結合證據與決策的一種方法。

"共享決策不是只有靠醫師"

證據形成後,最困難的是傳播,透過值得信賴的實證執業指引 (evidence-based practice guidelines) 可以傳播給醫師,但共享決策需要資訊對等,艱澀的醫療名詞,例如:

非ST段上升心肌梗塞、不穩定性心絞痛、缺血性腦中風

這些對病人來說並不親切,我們需要的是病人也可以理解的"病人指引 (patient guide)""決策輔助工具 (decision-aid)"



▲梅約診所 (Mayo Clinic) 骨質疏鬆症決策輔助工具



▲梅約診所 (Mayo Clinic) 骨質疏鬆症決策輔助工具,根據證據計算治療效果,可能的副作用



▲MAGICapp計畫的類固醇治療社區性肺炎決策工具,可計算使用類固醇對不同預後的影響。

"結合GRADE與SDM"

GRADE (The Grading of Recommendations Assessment, Development and Evaluation) 是一套透明的證據品質評比系統,如果您對GRADE有興趣,請參考

競賽中要注意的事情: GRADE在幹嗎 (THE PURPOSE OF GRADE)?

證據等級之爭 - 牛津大學CEBM或GRADE (LEVEL OF EVIDENCE - OCEBM LOE OR GRADE)?

GRADE可以評比所獲證據品質 (quality of evidence),可分為高 (high)、中等 (moderate)、低 (low) 及非常低 (very low)。

建議強度 (strength of recommendation) 分為強烈 (strong) 及薄弱 (weak)。

是不是每個醫療決策,都需要SDM? 答案是否定的,如果證據已經夠充足,代表絕大多數的病人可以因為這項介入而得到好處,在沒有重大衝突下,這個決策是不需要SDM的



換句話說,當證據不明確、證據品質普普通通時,此時更需要的是SDM。

"SDM的流程,有點繁複但不是做不到"

拜託,所有醫療人員的共同心聲就是"我忙死了",一個診要看50個病人,哪來的美國時間做什麼SDM阿,還有多少病人等著我你知道嗎?

(爆走抱怨中)

SDM的流程比起傳統"家長式"的確實繁複,但並不是做不到的。



▲傳統家長式的決策是"我告訴你怎麼做",共享式的決策是"一起決定怎麼做"。



▲SDM的流程繁複,但為了達到共享決策,時間是必要的。

"SDM在台灣可行嗎? 面臨的挑戰不少"

SDM在台灣現今醫療環境,不被病人告或是揍就不錯了,真的可行嗎? (某胸腔科醫師心聲)



▲ 雖然是國際潮流,但民眾長期習慣醫師的家長式決策,以及醫療行為的複雜度,使得SDM推廣需要努力。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