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床藥學 這些抗生素其實都是一家人,討厭的抗生素側鏈 (Cross-Reactivity of Beta-Lactam Antibiotics)

▲Beta-lactam抗生素的側鏈,是它們是不是一家人的關鍵。 青黴素 (penicillin) 是歷史上最悠久的抗生素,拯救了無數生命,雖然可能引起過敏反應,但在治療感染症上,即使到了2017年的現在,還是很好用的。 這類抗生素都有一個 "beta-lactam...

▲Beta-lactam抗生素的側鏈,是它們是不是一家人的關鍵。

青黴素 (penicillin) 是歷史上最悠久的抗生素,拯救了無數生命,雖然可能引起過敏反應,但在治療感染症上,即使到了2017年的現在,還是很好用的。

這類抗生素都有一個"beta-lactam"結構,因此早期的認知是,如果對這類抗生素其中一個過敏,則所有有類似結構的都不可以使用。

隨後的研究顯示,對Amoxicillin (一種Penicillin類藥品) 過敏的病人,85%可以耐受"不同側鏈"結構的Cephalosporin類藥品。

而對Cephalosporin類藥品會產生立即型IgE過敏反應 (非常嚴重且快速的過敏反應) 的病人,75%可以耐受Penicillin類藥品。

這些錯綜的關係,印證了"側鏈 (side-chain)"結構是很重要的。

而這些複雜的側鏈結構,可能是連每天使用抗生素的感染科醫師都不一定清楚的,因為真的有點複雜囉。

"側鏈相似度,決定他們是不是一家人"

在這張大圖中,根據側鏈分成四組,分別是 (1) aminobenzyl組 (2) methylene組 (3) methoxyimino組 (4) aminothiazole組

根據側鏈結構,還有許多屬於同一家人的抗生素,如果對其中一種過敏,對其他種基本上是敬謝不敏喔。

當然,在有其他更好選擇下,要整類 (例如對amoxicillin過敏,就不用整類penicillin類抗生素,甚至連cephalosporin類都不用) 避開,是可以理解的,但前提是,"有其他更好選擇""過敏史是正確可信的"

資料來源:Mandell, Douglas, and Bennett's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Infectious Diseases, Updated Edition, 23, 298-303.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