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黑人問號的高警訊藥品 (High-Alert Medications)

▲這些在ISMP的標準裡都算是高警訊藥品。 自從大力推動病人安全後,醫療機構被要求要對「高警訊藥品 (high-alert medication)」做出更多管控與措施。 例如加強標示、給藥前雙重覆核,這些搞死人也累死人的事情,如果對病人有幫助,那當然功德一件,...


▲這些在ISMP的標準裡都算是高警訊藥品。

自從大力推動病人安全後,醫療機構被要求要對「高警訊藥品 (high-alert medication)」做出更多管控與措施。

例如加強標示、給藥前雙重覆核,這些搞死人也累死人的事情,如果對病人有幫助,那當然功德一件,可是,你知道這些所謂的高警訊藥品怎麼來的嗎?

“高警訊藥品來自國外的標準”

在我們的文章中,多次出現的「ISMP」是國外的醫療安全機構,他有全國性的用藥錯誤通報系統 (mediction error reporting system),他們根據通報資料、醫療文獻,邀請相關領域專家學者定期檢視這些資料,並更新高警訊藥品的清單。

最近的一次是2014年5月,沒錯已經過了三年多。


▲ISMP是根據美國的通報資料,配合文獻訂定高警訊藥品清單。

國內相關評鑑制度也有要求各機構要針對高警訊藥品做出避免危害用藥安全的措施,但問題來了,國內並沒有類似的「高警訊藥品清單」,只好用國外的。

在ISMP的清單中,部分令人混淆,導致每家機構在訂定高警訊藥品清單時,引發很多爭議的,請看我們的整理:

(1) 抗血栓藥品:

在ISMP訂定的清單中,明確寫出包括抗凝血劑 (口服、注射,且不論傳統或新型口服抗凝血劑)、血栓溶解劑、GPIIb/IIIa抑制劑 (如Tirofiban)。

但包括抗血小板製劑嗎?例如Clopidogrel或Ticagrelor,相信大多數認為不算,但仍有機構因為這些藥品屬於抗血栓藥品而列入高警訊藥品。

(2) 化學治療藥品:

同樣的,在ISMP清單中,是以「化學治療藥品 chemotherapeutic agents」呈現,隨著藥品研發速度快速,包括免疫療法 (如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 等。

雖然機轉不同,但若不當使用,仍然可能顯著影響病人安全,但到底算不算,可能不是100%的專家都同意。


▲微脂粒劑型與對應藥品這一項是最多人搞不清楚的。

(3) 微脂粒劑型與對應藥品:

在ISMP清單中,其描述是「liposomal forms and conventional counterparts」,意思就是微脂粒劑型與對應藥品

ISMP會這樣定義,「應該是」因為同時有微脂粒劑型與一般劑型,容易導致混淆。

因此,如果該機構中,沒有同成份不同劑型的現象 (只有微脂粒,或只有一般劑型) 應該是沒有這個問題的,也不需要把單獨藥品納入高警訊藥品清單中。

編按:會用「應該是」的原因是ISMP文件中也沒有清楚解釋。


▲注射營養劑的範圍同樣是困擾許多人。

(4) 注射營養劑:

清單中的描述是「注射營養劑 Parenteral nutrition」,就會有「只要注射就算?」以及「氨基酸、脂肪靜脈輸液算嗎?」等疑問。

確實,ISMP沒有講清楚,部分機構也把氨基酸輸液納入,更令人混淆的是週邊輸注與中央靜脈輸注的製劑。

「理論上」,ISMP擔心的應該是「高滲透壓應該從中央靜脈輸注」但卻沒有,而危害病人安全的製劑,這些包括全靜脈營養 (total parenteral nutrition, TPN),以及部分因為高滲透壓而需要中央靜脈輸注的氨基酸溶液。

但,他還是沒講清楚。

(5) 100 mL以上注射或灌洗用無菌用水:

會特別提這個的原因是,ISMP收到許多把500 mL無菌用水,拿來當生理食鹽水輸注的恐怖案例。

無菌用水 (sterile water) 缺乏電解質,大量輸注會導致電解質不平衡,在醫療機構中,這些產品的名稱又常常亂七八糟。

你分得清楚,NS、WFI、NS irrigation、sterile water for irrigation等亂七八糟的名字嗎?

有些人用sodium chloride,有些人用normal saline,有些人用0.9% saline,亂七八糟衍生一堆錯誤 (怒)。

“藥名命名是很重要的”

結語:我們需要台灣版的高警訊藥品清單,有這個清單,才能拿來稽核我們有沒有做好。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